2020年度中国鹿业生产形势分析与2021年展望

——中国畜牧业协会鹿业分会  付龙霞

 

     

    2020年对于中国鹿业来讲,意义非常重大,是具有里程碑式的一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的背景下,中国鹿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有些人认为,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鹿业才有如此的变化,非要说因为疫情,那也仅仅是因为疫情起到了激化作用。每一次的疫情都是一种短时段的“事件”,在历史的时间长河中只是一朵小小的浪花,它无法波及形成“大势”的历史波浪,更无法触及决定稳定“结构”的深水层。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到了鹿业,是它和历史的大趋势形成了共振,是全体鹿业人30多年来孜孜不倦、不断求索的历史趋势。鹿业纳入畜牧业,早已是历史进步、产业发展的必然,只是在过去一直没有足够的力量突破障碍。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这股巨浪,正好让鹿业实现了“鲤鱼跳龙门”式的突破。“跳过龙门”的鹿业,将会有另一个不同寻常的命运:它将慢慢蜕变,变成巨龙。2020年是中国鹿业的分水岭,产业将从此进入新的赛道。

  2020年2月24日之前,中国养殖的梅花鹿、马鹿一直以野生动物管理,产业发展受到众多的限制,不论是小养殖户还是深加工企业,都是在一条已经限制好的通道中发展。因为有上下限,所以不论在产业链的哪一端,都跑不赢限制,这也是截至目前中国鹿业还没有出现品牌企业、规模企业和头部企业的深层原因,大家都在同一个拥挤的赛道,还限时限速,企业很难发挥自身的创造力。

  2020年2月24日至5月26日,中国鹿业处于极度恐慌和观望中。2020年2月24日全国人大发出《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中国的养殖梅花鹿、马鹿作为当时保护等级最高的可经营利用的野生动物,下一步的命运大家都不可知,如果能够纳入畜牧业,继续养殖,产业将片光明;如果纳入限养范围,产业面临退出历史舞台的境遇。这段时间,全国养殖场加工企业,甚至是科研人员都按下了暂停键,在焦虑中等待。

  2020年5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农村部公告第303号公械《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鹿业正式纳入畜牧业。中国鹿业第一次正式的进入“喇叭式”赛道,在这条赛道上,会出现无限的可能。发展限制减少,国家投入和扶持将加大,企业能力开始分化凸显,前期积累多,主动创新能力强,具有长远规划、战略目标明确的企业开始加快发展,迅速进入快车道。据中国畜牧业协会了解,5月27日以后,有些养殖场和加工企业就快速地做出反应,扩大养殖规模、启动新场建设、加大科研投入、布局新品研发和技术升级。这些企业将会率先享受到国家政策调整的红利,能更好地得到资金、政策、项目和科研等的青睐,从而就能更好地进入快车道。反之,这个时期持观望或者怀疑态度,不能积极应对,调整好自身的步伐。就很有可能在赛道中落后。

  2020年是中国鹿业进入分化的一个分水岭。

  2020年虽然鹿产业已经暗潮涌动,但市场表现却依旧不温不火,相对稳定。

  首先从反映行业效益的原料价格方面看, 2020年较2019年梅花鹿二杠茸、三杈茸价格均有大约10%的下降。马鹿茸的价格下降幅度较大,从2019年的3500元/kg,下降到 2020年的2300元/kg,降幅达34.3%。多年来国外的赤鹿茸、驯鹿茸大量进入中国市场,使马鹿产业受到重创,再加上疫情影响,马鹿茸没有形成稳定的销售市场等因素,使2020年的中国马鹿业发展举步维艰,也充分暴露了目前国内马鹿产业发展面临的严峻挑战(图1)。

  图1- 2010—2020 年中国梅花鹿、马鹿鹿茸市场价格变化(干茸,元/kg)

  受鹿茸市场的影响,活体鹿的价格也一定程度地受到影响,2020 年较2019年梅花鹿下降幅度不大,而且一些优质的生产鹿的价格一般都高于平均价格20%左右,市场还供不应求。可以看出,马鹿的价格变化较大, 2020年较前3年的价格下降幅度非常大,是因为前3年整个新疆活体马鹿很少交易,市场有价无市。从2020年新疆农二师马鹿养殖改制后,活体马鹿开始自由交易,加上一些老弱病残的马鹿需要淘汰,价格大幅度回落,目前的交易价格属于市场的正常水平(图2、图3)。

  图2- 2011—2020年梅花鹿、马鹿价格变化(元/只)

  图3-2011—2020年梅花鹿、马鹿价格变化(元/只)

  中国畜牧业协会鹿业分会接到咨询最多的问题是“中国梅花鹿、马鹿存栏数量有多少”,针对这个问题,中国畜牧业协会10年来都没有确切的回答。因2020年之前鹿在林业部门管理,《中国畜牧业年鉴》中一直没有关于鹿的存栏数量的统计,中国畜牧业协会鹿业分会因人力、物力的限制,也一直没有能力和手段在全国范围内进行鹿只存栏数量的普查工作。目前存栏数量仅依靠各主产区地方畜牧主管部门的统计。从中国每年市场消化的鹿产品的数量看,目前国内鹿只的存栏数量远远不能满足市场对鹿产品的需求,这可以从进口国外鹿产品的数量看出(图4)。

  图4- 2011—2020 年鹿茸及其粉末进出口数量变化(干茸,t)

  注:2020年海关统计数据为1-11月

  进口鹿茸一部分在中国加工后,又出口到其他国家, 2020年出口干茸74.81 t,进口干茸(鲜干比:3 : 1)200.21t,有125.4t干茸在国内市场消化。同时,国内市场还大量消费驯鹿茸,数量大约是进口数量的5倍,且这部分数据还未进入官方的统计渠道。

  目前国内市场对鹿产品的需求缺口很大,但是养殖户并没有从供不应求中谋得更多的红利,反而是市场不断加大对国外鹿茸的需求。国内梅花鹿、马鹿养殖因饲料价格和人工费用不断上涨而导致饲养成本不断攀升,按照市场规律,加工企业将不断向外需求更低价格的替代品。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在历史长河中,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力量能够扭过市场的大腿,市场的本质是不断地规模生产、降低成本、提高利润。对于中国的养鹿业来讲,扩群、降本、增效是每个养殖场都要发力的地方。不论是养殖户还是加工企业,在目前鹿业仍然效益低下的情况下,只有规模和增长才是真正的解药。

  对于中国养鹿业,适当的进口作为补充是有益的,既能满足国内需求,又能给国内养殖业留有足够的发展空间。如果进口过度(包括走私,数量更惊人),且价格远低于国内生产成本价格,就将会给国内养殖业造成毁灭性打击。必要的时候,行业生产者也将会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贸易公平,保护本国产业的健康、有序、可持续发展。

  2020年是鹿业纳入畜牧业的缓冲期,针对鹿业的各种政策均未出台,也没有更具体的规划和发展指导。在这个过程中,行业也充分认识到与大畜牧业(猪、禽、牛、羊等)的巨大差距。

  2020年是中国鹿业能够开始补短板的一个分水岭。

  2021年,是国家“十四五”的开局之年,也是我国现代化建设进程中具有特殊重要性的一年。中国电产业也要抓住进入大畜牧业的机遇,制定好战略规划,实现鹿业更快发展。对中国鹿业2021年的发展有几个方面的展望。

  首先,企业将会回到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做好的产品。鹿业企业要在新政策的引导下,把数字化当作背景和工具,开发和生产满足人们基本需求的好产品——吃得好, 用得好。在新的历史时期下,快速的规模化发展成为可能。很多品牌在线上销售,销售额从0到亿,都在一年到一年半之间,有的甚至仅仅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数字化可以加快规模扩张的速度,鹿业市场急需“好产品”。

  其次,将会加大专业技术人员的培养。目前产业因规模化和标准化不够,很难吸引到中高级专业技术人员从事鹿的基层技术服务,人才缺口很大。2021年起,将会有更多的投人进行专业技术人员的培养。

  再次,鹿业将会形成产业集群。从养殖、加工制造、科研到仓储、物流的产业增值链。鹿业主产区吉林东丰、双阳,辽宁西丰等地区,均有成为产业集群的潜质,并且当地的政府主管部门都非常重视鹿业发展,在“十四五”期间都将有具体的规划和部署。

  另外,2021 年是鹿业纳入畜牧业的第二年,从国家到地方的产业政策都将陆续出台,立足一些传统优势生产区,配套区域发展政策支持,推进规模化养殖和产业化经营,稳健恢复具备产业发展底蕴的养鹿业。吉林省将鹿产业已纳入千亿产业,新疆的伊犁、甘肃、内蒙古等地都有政策出台。从国家层面,也将会加大对产业的调研力度,广泛征求行业意见,制定科学的战略规划。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 发展中国的肉用鹿产业,探索产茸产肉并重的新的发展思路将会成为行业的一项新课题。国内没有鹿的屠宰,产业发展就像缺一条腿,庞大的市场需求就只能依靠进口这根拐杖。如果要最大程度地提高产业价值,就需要产业链完整,一些有前瞻性的企业和研究人员已经着手这方面的工作。

  最后,中国畜牧业协会鹿业分会在综合产业发展的焦点问题后,提出“扩群、增效、提质、开出口”的发展目标,重点将在产业的规模化推进,行业标准制定,贸易公平保护,消费市场推广等方面开展具体的工作。

  我们期待,有更多的企业能在鹿业的新赛道中脱颖而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本站声明/本站留言/广告服务

办公地址:石家庄市翟营南大街43号(槐安路与翟营南大街交口金马国际A1座1801室)

邮编:050031 QQ:1178427225 电话:13373111846

传真:0311-68090489 电子信箱:hbteyang@163.com

Copyright©2002-2018 特种养殖信息网 www.hbtyxh.com 版权所有冀ICP备20002390号-2 技术支持:星象网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