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病近年为何降而复升?(图文)

  说到狂犬病,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恐惧。市民老沈至今记得,当年在黑龙江插队落户,林场里有个伐木工被狗咬了一口,几周后,突然怕光怕声怕水怕风,且双眼发红,嘴里发出吠声,见人就要咬,知青们连忙把他送到县上的医院,医生却说,这病已经发作了,没救。

  随着狂犬病疫苗几十年来的持续推广,这样的事大大减少了。在上世纪90年代末,全国一年的狂犬病发病率下降到不足200例,但近年的统计数据表明,狂犬病的发病率正在上升。前天,卫生部专题新闻发布:截至10月底,今年全国共报告狂犬病病例2717例,较上年同期上升了2.41%。卫生部还透露,中国狂犬病发病数仅次于印度,居全球第二。狂犬病病死率几乎100%,居传染病全国首位。

  在我们城市宠物养狗越来越多的今天,爱心快乐的同时,是否也应想想该如何警惕、该如何自律、该如何监管并举?

  最新今年本市发病6例

  市民何小姐刚到黄浦区中心医院打完了最后的第5针疫苗,“那天,在朋友家玩得正开心,突然他家的小哈巴狗狂叫了一通,扑过来就在我右手上抓了一下,真吓人。”何小姐伸出右手,皮肤上狗爪抓伤的痕迹仍在。

  像何小姐这样被狗抓伤或咬伤的病人,还真不少。黄浦区中心医院外科的赵医生说,这两个月,他们每月收治被犬咬伤的病人约100至120例,等于一个区平均每天就有3例到4例,还只是会去医院的。徐汇区中心医院犬咬伤门诊的周医生则告诉记者,至10月底,该门诊部今年以来已接治病人5500个,超过了去年全年,等于每天有十几例。“最小的病人还不会说话呢,很多人都是被自家或邻居的宠物咬伤的。”周医生说。

  不过,令人放心的是,本市狂犬病的发病始终控制在较低水平。记者从上海市卫生局公布的“甲、乙类传染病发病情况”得知:本市自今年1月1日至10月31日,共发生狂犬病散发病例6例,其中3月份2例、6月份1例、8月份1例、9月份2例。

  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科主任胡家瑜介绍,目前本市共有28个犬伤门诊,分布在各区县。其实,本市多年前就已有犬伤救治点,但其功能基本局限在注射狂犬病疫苗,且大多救治点设置在区县疾控中心,很多市民并不知晓。近年来,随着养宠物的市民越来越多,市疾控中心也顺势将救治点“挪”到各区的中心医院等二级医院内,确保患者在发生犬咬意外后,能够得到及时就诊。记者了解到,全市28家犬伤门诊一律实行24小时工作制,每个门诊至少配备2至3名医护人员。胡家瑜称,近年来,狂犬病预防的网络运转日趋成熟,是发病率较低的重要原因。

  分析为何近年降而复升

  “狂犬病可怕在于,这种病的病死率几乎100%。”

  华山医院传染病科主任医师、教授卢洪洲告诉记者,我国在2500年前、欧洲在公元前4世纪就记载了这种病。不过,几千年来有足够证据表明狂犬病发病后还能存活的唯一病例,是美国威斯康星州15岁的女中学生珍娜·基斯,她在2004年时被蝙蝠咬伤,一个月后表现出狂犬病的症状,威斯康星儿童医院通过药物诱导她进入昏迷状态以保护其大脑,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方把珍娜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卢洪洲也曾接诊过数位狂犬病发作病人,全部难以救回,“一般发病到死亡只有一周左右时间。”

  从新中国成立至今,狂犬病发病率经过两次起伏:上世纪50年代初,全国统一治理使狂犬病的发病率大幅度下降,1950年至1970年全国年均发病人数不足1000例;上世纪70年代中期疫情开始上升,1984年高峰时24个省市报告病例数为6018例。1990年全国年发病例数开始下降,1996年发病例数下降到最低水平,全年发病159例。但进入21世纪后,全国狂犬病发病人数又开始持续回升。2003年全国报告发病例数2037例,2004年为2651例,2006年上升至3279例。

  “近年狂犬病发病人数之所以又持续升高,主要是由于犬只数量大大增加,但相应的管理措施特别是给犬接种疫苗未及迅速跟上。”卢洪洲说,西欧各国通过开展对犬类的免疫接种运动,已消灭了狂犬病。今年9月8日第一个“世界狂犬病日”上,兽医专家指出,如果能对家养犬广泛推行疫苗接种计划,全世界范围内的狂犬病有望在未来10年内被消灭。

  预防控制狂犬病需要重视的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受伤后必须能及时正确处理伤口,必须能及时、全程、足量接种疫苗。近70%的狂犬病发病者都在农村,城市居民由于自我保健意识较高,经济条件和医疗条件较强,被狗咬伤后能及时接种狂犬病疫苗,很少发病。卢洪洲认为,在公共卫生政策的制定上,应考虑对农村地区做一定补贴。

  在指出目前狂犬病防疫形势的同时,卫生部发言人毛群安前天重申,各地应慎重决策捕杀犬只的防疫手段。居民依法养殖犬只宠物的权利应受到保护。

  声音市民呼吁文明养狗

  “那天,我刚从楼里出来,眼睁睁看着一只小狗,兀地从50米开外直冲我一路狂奔而来,还没等我看清它的身影,腿上便猛然传来一阵疼痛,这狗狗居然咬了我一口!”昨天,正在医院打狂犬病疫苗的孙杨女士向记者讲述了她的亲历。孙杨女士家住徐汇一小区,虽然小狗的主人后来多次向她致歉,并表示将承担所有医药费,但平白无故被咬伤了的孙杨仍然有些想不通,“狗是动物,它的行为是非理性的,但人可以管好自己的狗啊。”

  孙杨长期生活在德国。她告诉记者,德国人在公共场所遛狗时,都会用狗链约束小狗,或者给凶猛的狗戴上口罩,以免自己的爱犬闯祸。孙杨说,她居住的小区养狗人家很多,之前也多次发生过狗咬人事件,她曾建议物业加强对狗的管理,但物业告诉她,不能剥夺人家遛狗的权利。

  记者就此采访了市公安局有关部门,获悉目前对犬类的管理沿用《上海市犬类管理办法》,办法规定:本市单位和居民需申领《养犬许可证》,方可饲养犬类。检疫、免疫接种和诊疗外,禁止携带犬类进入道路、广场和其他公共场所;在犬类进入公共场所时,应当束以犬链,并采取防止犬类咬伤他人的措施;犬类咬伤他人,犬类饲养者必须将犬类送往指定地点限期留验。在留验期间发现系狂犬或者疑似狂犬,一律由留验单位击杀,犬尸深埋或者销毁。持《养犬许可证》的养犬居民每年必须携犬至上海畜牧兽医站注射一次狂犬疫苗。目前,禁止居民饲养藏獒和德国牧羊犬。

  在希望有关方面加强监督管理力度的同时,孙杨也希望解放日报能代她呼吁市民文明养狗,“对小动物有爱心是不错的,但不能以伤害他人为代价。”在上海举行的“行为生态对新生疾病的影响”国际论坛上,世界卫生组织科研合作专家、巴斯德研究所狂犬病参考实验室主任赫伏博瑞也曾经指出:养狗不能视为个人私事,养狗的文明,对一座城市的公共卫生也相当重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本站声明/本站留言/广告服务

办公地址:石家庄市翟营南大街43号(槐安路与翟营南大街交口金马国际A1座1803室)

邮编:050031 QQ:1178427225 电话:13373111846

传真:0311-68090489 电子信箱:hbteyang@163.com

Copyright©2002-2018 特种养殖信息网 www.hbtyxh.com 版权所有冀ICP备20002390号-2 技术支持:星象网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