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逆行

——第八届河北省毛皮动物产业协作发展论坛侧记

为了推动毛皮动物养殖产业的健康发展,应对“后疫情”时代的影响,按照年度工作安排,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于2020年7月29日在河北昌黎县佳朋商务酒店举办了第八届河北省毛皮动物产业协作发展论坛。本次论坛将在前七届成功举办的基础上,以“创新·逆行”为主题,深化“合作、共商、共享”的发展理念,邀请业内精英共同探讨毛皮动物养殖业的发展方向。

出席论坛的嘉宾有:中国畜产品流通协会副秘书长张桄溥,中国皮革协会产业部主任黄彦杰,河北省畜牧站推广研究员刘文科,青岛农业大学教授、山东省畜牧协会特养分会会长马泽芳,东北林业大学教授孙广才,河北科技师范学院动物科技学院副院长张海华,昌黎县农业农村局局长郭毅等。出席会议的协会领导有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白江松,省协会副会长蒋鹏、张洪学、苗兴元、范庆忠。出席会议的还有来自山西、山东、东北以及河北毛皮动物养殖企业的代表,共计50人。

本刊对部分嘉宾发言的精彩部分进行了整理,以飨读者。

 

第八届河北省毛皮动物产业协作发展论坛召开

2020年7月29日,第八届河北省毛皮动物产业协作发展论坛在河北省昌黎县佳朋集团召开。本次论坛由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主办,中国皮革协会、中国畜产品流通协会、山东省特种经济动物创新团队、山东省畜牧协会特养分会和山东省畜牧学会特种经济动物专业委员会支持。昌黎县皮毛产业园管理委员会、昌黎县毛皮产业协会、昌黎县佳朋商贸集团协办。

本次论坛以“创新·逆行”为主题,论坛由开幕式、表彰仪式、政策宣讲、论坛四部分组成,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党支部书记靳国庆主持。

在开幕式环节,首先由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顾问、昌黎县毛皮产业协会会长蒋雨江致欢迎辞;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白江松致辞;受协会党支部书记、常务副会长张金诚委托,中国畜产品流通协会副秘书长张桄溥宣读致辞;播放了中国轻工联合会党委常委、副会长,中国皮革协会理事长李玉中的致辞,李玉中通过视频表示了对论坛的祝愿以及对河北省毛皮行业事业发展的充分肯定。

在表彰环节,由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秘书长张国利宣读了文件,对2019年度毛皮动物专用产品销售企业进行了通报表扬,齐鲁动保等3家企业为2019年度河北省毛皮动物专用产品销售“金星企业”、瑞德尚生等7家企业为“金牌企业”。并进行了颁奖仪式。

在政策宣讲环节,昌黎县农业农村局局长郭毅向与会代表解读了《秦皇岛市毛皮动物管理暂行办法》;昌黎县皮毛产业园管委主任张永生讲解了昌黎县皮毛产业发展情况和《昌黎县皮毛产业扶持政策》;省协会副会长、昌黎佳朋集团总经理蒋鹏介绍了昌黎县精品养殖示范基地项目。

在论坛环节,各位专家及企业就行业发展中遇到的焦点、难点问题,行业拓展新思路,共谋联动发展新举措,后疫情时代自行育种的重要性及其他行业热点问题进行了探讨。

会后与会嘉宾参观考察了昌黎皮毛产业及旅游资源:金士酒庄、葡萄小镇、皮毛产业展厅等地。

本次论坛的成功召开,是疫情以来河北省毛皮产业的第一次线下会议,在疫情和市场低迷的形势下对于行业信心是一次有力的提振,同时通过论坛专家的建言献策,梳理了存在的问题和发展的方向,对于整个河北毛皮产业的发展大有裨益。

 

一、来自各界的祝愿与期待

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党委常委、副会长,中国皮革协会理事长李玉中:

值此全国人民抗击疫情取得阶段性成果之际,毛皮行业迎来了第八届河北省毛皮动物产业协作发展论坛的召开,我谨代表中国皮革协会表示热烈的祝贺,向参加本次论坛的各位嘉宾表示亲切的慰问!

中国皮革协会是中国皮革行业跨地区、跨部门、不分经济性质的全国性行业组织,是以毛皮及制品、制革、制鞋、皮革服装、皮件等主体行业,以及皮革化工、皮革机械、皮革五金、鞋用材料等配套行业的企业为基础,由企事业单位、科研院所、贸易机构,以及个人自愿组成的社会经济团体。下设包括毛皮专业委员会和毛皮经济动物养殖专业委员会在内的十一个专业委员会,负责行业的协调、服务工作。作为政府与会员间的桥梁和纽带,中国皮革协会以贯彻国家的方针政策、完成政府委托的工作、反映企业的意愿呼声、推动全行业健康发展为宗旨。通过编制行业相关管理规范、标准,实施国际动物福利示范场认定工作等行业自律引导性工作,坚持做好我国水貂、狐和貉产量统计和权威发布工作,开展国际行业技术交流和学习工作等,旨在推动我国毛皮行业规范化、标准化和现代化,树立行业良好形象。近年来,动物福利的国际化标准逐步在业内形成共识,高标准毛皮动物养殖已蔚然成风,我国养殖技术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在不断减小。

河北省是我国的毛皮大省,无论从毛皮动物的养殖数量还是毛皮服装、制品的产量都在全国名列前茅,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为全省毛皮行业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作为信息交流、市场开拓的平台,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成立以来,连续多年完成了《河北省毛皮产业发展报告》编撰工作,组织了“百场技术服务下基层”、“毛皮课堂燕赵行”等300余场养殖环节技术培训工作,实施了多届“河北省毛皮动物产业协作发展论坛”、“河北省毛皮行业放心品牌企业”认定、“河北省毛皮动物专用产品销售金星、金牌企业”认定、“河北省毛皮产业集群发展论坛”等活动,有力地推动了本行业的快速、稳定发展,为河北由毛皮大省向强省的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毛皮行业的朋友们,步入2020年始,新冠肺炎疫情突发,面对无妄之灾,中国政府采取联防联控、严防严控、群防群控的措施,疫情在我国得到有效控制。但这次疫情蔓延传播之快之广,影响之大之深,也是历史罕见的。迅猛肆虐的疫情,对全球经济的负面影响亦是巨大和深远的,皮革这一传统行业也概莫能外。

关于毛皮产业的发展,从2014年到现在,已经出现连续五年的下滑和低谷的徘徊。我们认为,只要全球毛皮行业统一联动,解决供需矛盾,并且做好产业结构调整,顺应市场发展的新需求、新动向和新趋势,行业的转机和复苏就能到来。但是,中短期内我们还必须做好克服困难、打硬仗的准备,行业固有的问题和全球性新冠疫情的叠加效应将使我们面临很多未知的挑战。

总而言之,大家携手共克时艰,期待毛皮行业的明天会更好。我也相信,好的时刻一定会到来!

中国畜产品流通协会副秘书长张桄溥:

值此全国人民抗击疫情取得阶段性成果之际,毛皮产业迎来了第八届毛皮产业协作发展论坛的召开,我受中国畜产品流通协会副会长、党支部书记张金诚同志的委托,谨代表中国畜产品流通协会表示热烈的祝贺,向本次参加论坛的各位嘉宾表示亲切的慰问。

中国畜产品流通协会是由从事畜产品行业及相关产业的单位、团体和个人自愿结成的全国性社会组织,会员涵盖了畜产品行业上下游整个生产链,以及从事畜产品教育、科研、检测等相关单位。近年来,协会以前瞻、务实、高效为目标,以“服务、自律、协调、维权”为己任,不断开拓创新,协会会员队伍不断发展壮大,协会在行业中的影响力、凝聚力不断增强。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是一支年轻而又富有活力的队伍,河北省毛皮动物产业协作发展论坛、河北省裘皮服装服饰时尚品牌大赛、河北省毛皮产业集群发展论坛等已经成为该协会的品牌活动,毛皮产业网、中国特种动物养殖信息网、《河北毛皮产业》、《特种养殖》和众多微信公众号成为该协会服务行业、宣传会员企业的主要阵地。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为河北省乃至全国毛皮行业的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同志们,连续多年的市场低迷使得毛皮行业的发展举步维艰,今年的疫情更让行业雪上加霜。但是,只有在危机中才会孕育着巨大的商机。大家应当看到,当前我国消费市场正在逐步升级,畜产品作为传统民生产业,将会在新时代消费需求中发挥重要作用。希望本次论坛能够正确分析行业面临的严峻形势,探讨出行业发展的新思路、新理念。中国畜产品流通协会愿和各位同仁一道,坚定发展信心,通过调结构、提品质、深化供给侧改革,实现产业的转型发展。中国畜产品流通协会将一如既往地支持河北及全国的毛皮业,尽其所能,为毛皮产业发展做好服务。

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白江松:

我是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养殖服务委员会主席白江松,值此论坛召开之际,我谨代表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对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行业同仁、各位新老朋友莅临大会表示诚挚的欢迎和衷心地感谢!对多年来支持河北省协会发展的各级领导、友人表示崇高的敬意!

作为河北省内毛皮产业发展的信息交流、市场开拓、产业服务平台,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积极构建养殖环节、生产加工、市场贸易、区域合作、政府沟通、社会宣传等诸多优势资源,为企业、为行业、为政府部门提供全方位的行业服务。多年来,省协会充分发挥养殖专业委员会的作用,认真打造“毛皮动物产业协作发展论坛”这一交流平台,得到了广大企业、销售商和养殖场的积极支持和响应,体现出省协会与相关企业认真履行社会责任的决心和信心,展现了我们行业努力进取、忠于职守的良好精神风貌。

这些成绩的取得是与各位领导的关怀、各位同仁的支持密不可分的。同时,由于国际、国内、疫情和产业本身的变化和产业的调整,我们所从事 的行业遇到了一定的困难。省协会靳国庆书记把本次论坛的主题定为“创新.逆行”,既有他的良苦用心,也恰逢其时。希望大家群策群力,创新 逆行,探讨我们走出困境、走向光明的道路,为我们行业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春风化雨 落叶为泥

回看来路 不忘初心

今天,在后疫情时代,政府和行业领导、行业精英在美丽的昌黎齐聚一堂共商大计,尤为可贵。我提议,为我们在座的毛皮产业的中坚力量、行业的坚守者与开拓者、为我们自己热烈鼓掌。

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顾问、昌黎县毛皮产业协会会长、昌黎县佳朋商贸集团董事长蒋雨江:

我们非常高兴地迎来了第八届河北省毛皮动物产业协作发展论坛的胜利召开,在此,我谨代表昌黎县毛皮产业协会、昌黎佳朋商贸集团有限公司,向各位领导的莅临表示最诚挚的欢迎!向大会的胜利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

昌黎县位于河北省的东北部,地处环渤海经济圈,京津冀一体化商圈,是国家重要的毛皮动物养殖基地,近年来昌黎县依托本地优势,一二三产融合发展,强势推进皮毛产业上档升级,努力打造中国皮毛产业化基地。当前已建成了全国最大的生皮交易市场,单位面积销量第一的昌黎裘皮城,连续十三年举办河北省特养产品交易大会,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今后昌黎县毛皮产业协会将肩负着昌黎县毛皮产业发展的责任,也将尽职尽责、积极配合省协会的工作再创辉煌!

毛皮产业近几年从养殖、加工到销售都遇到了困难,这些困难需要我们共同解决。首先我们应坚定信心,在良种繁育、皮张标准化等方面多做工作,更希望在上级协会的领导下统一思想、团结协作,走出了一条新的产业大道,为促进我国毛皮产业又好又快发展做出了新的贡献。

 

二、来自行业专家的真知与灼见

中国皮革协会产业部主任黄彦杰:

毛皮行业从2013年的9月份,哥本哈根毛皮拍卖会的价格一下跌了三十到四十,拉开了整个行业往下走的一个序幕。这么多年大家都在期盼着复苏,但是我们这次持续的时间特别长,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然后是1998年,我们大家又经历了零五、零六、金融危机等艰难时刻,都能非常迅速的起来,但这次持续的时间非常长。从我们国家的养殖量、消费量及加工体量来说,我们都比较小,一直到2005年以后,我们国家发展逐渐加快。拿水貂来说,我们从1000多万迅速增长到8000多万的顶峰。

国外从14、15、16、17年,有5000多万的产量,加在一起,产量规模非常大。我们做过测算,中国大陆水貂皮各种服装加在一起每年不超过200万件。俄罗斯产量曾经比较大,大概在150万件左右,但是逐年下滑,实际上现在最多100万件。加上我们东亚的一些消费国家,例如韩国,去年疫情之前,可以达到年消耗600万张水貂皮。但是根据与韩国同行的交流,去年整个韩国市场消费下降了50—60%,原来他们市场是比较良性的发展,现在转变成和国内服装一样,打起了价格战。因此整个消费萎缩比较大,满打满算全世界不会超过400万件水貂皮服装。

近五年来说市场是这样的一个状态:如果15张皮做一件衣服,差不多3000万张皮,就是市场的接受度。根据我们做过的全球调研来分析,基本情况就是这个样子。那就意味着,从2014年到2017年这四年里,国外每年有5000万张皮,中国分别是,2014年实际统计的是8000多万张皮,2015年的产量到了4500万左右,2016年到了2600百万,2017年是2060万,2018年大概也在2000万多一点,2019年是1160万左右,今年根据留总的数量来看,大概全国是在230多万。

这些年,从丹麦引进的源种,实际上产业经历了皮张质量改良的过程,但是另外一方面,全国平均产仔数大概在3.7或3.8,现在是下降了。因为引进的丹麦种对中国环境的适应性与抗病性,远远不如原来的当地产量,因此,从全国的产仔存活率来说明显降低了,现在不到3。这样的话,今年我们的产量大概在600到700万张,这是国内的情况,实际上是在大幅减产。

国外2018年降到了3200万张左右,为什么没有大幅减产?一是从2008年到2014年,我国与国外养殖户都有盈利,但国外并没有大规模的扩大再生产,因此还有资金可以继续维持。还有一点是丹麦养殖协会希望能够通过他们的继续保持产量,让中国、荷兰、波兰等新兴的养殖国家把价格压下去,他们认为可以通过这种市场的淘汰来打压竞争对手,现在验证他们已经失败了。现在大家都期待复苏,但是这个时间还为时尚早。刚才提到2018年之前的四年,国外基本上每年产量是5000万,国内整个市场的存量大概是在3000到5000万,因为这个数字很难去预估。根据现在的市场消化量,加上产量的降低,我去年预估大概在2021年会有一个恢复,但是疫情的影响,这次又碰上了不确定的因素,所以恢复的时间还会往后调。前提是建立在丹麦作为水貂养殖的大户,他们需要起带头作用。根据欧盟法律,他们国家的幼貂是不能宰杀的,但是在与养殖户交流过程中了解到,由于没有充足的资金,所以这个政策也是没办法执行的。等到今年他们的统计数据出来以后再看看情况。所以,我觉得从整个产业来讲,我们还是要做好打两到三年硬仗的准备,这个产业才可以比较健康的复苏,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

昌黎县郭局长介绍介绍秦皇岛对毛皮产业有一个管理办法,我觉得很好。《国家畜禽遗传资源品种名录》发布后,把驯养野生动物从林业管理归为畜牧,咱们当地又能够很迅速的出台一个管理办法,这第一是当地政府重视这个产业,第二是入把它规范化起来的话,我觉得未来是大有可为的。其实这个产业我们把体量控制好,不养太多,要养高质量的,把品种培育好,我们可以产出像国外拍卖会同样高质量的皮张。

未来是光明的,关键是我们要理性的挺住这两三年的时间,把优良品种搞上去,把我们饲料营养搞上去,把疫病防控搞上去。我说的算是一个抛砖引玉,相信接下来还有更多的专家会有更深入的见解。

山东省特种经济动物创新团队首席专家、青岛农业大学教授马泽芳:

在这个疫情还没结束的时期,大家能够健健康康地聚在这里,我觉得这是一件最值得高兴的事。也特别感谢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能搭建这样好的交流平台。

各位专家刚才提到,有关毛皮市场价格是影响产业发展的主要问题,但我想说的是我国的毛皮动物虽然列入了 “畜禽资源遗传目录”,毛皮产业暂时正常的生存下去不是问题,但是能否长久持续稳定生存下去,我觉得同行们应该考虑。原因是什么?疫情刚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可能看到了北大的一篇文章,主旨是说在实验室里演算出来的蝙蝠和水貂与新冠病毒的同源性比较高。当时的形势很严峻,不少养殖户担心毛皮动物要被杀光,产业要倒闭。好在是国家很快出台了“畜禽资源遗传目录”,把貂、狐和貉列为了畜禽,这对广大毛皮动物养殖者来说,虽然是一大福音,可以养了,但也要注意,尽管是畜禽,但产品仅仅是毛皮。产品单一,这就严重限制了产业大发展和经济效益。几十年来毛皮动物养殖业的实践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另外一点是国家对毛皮产业重视程度与畜禽相比差距很大。原因还是毛皮产业发展的规模不够,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影响力不够。所以,一旦有疫病发生,就要甩锅到驯养野生动物(含毛皮动物)上。那么像猪、鸡和牛有重大疫病发生时,如禽流感和疯牛病等,为什么就没有人担心产业倒闭呢?

现在我们这个产业在“畜禽资源遗传目录”上只是取皮用,其他产品能不能用。包括在座的,国家为什么不让用毛皮动物的胴体,大家也说不出具体的原因。所以将来,我们如果能把这个产品开发成饲料或食品,那说明这个产业的产品就多样性了,产业规模就会有大的发展了,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影响力也就更大了。将来国家能不能把它定位成真正意义的家畜,那就要靠大家来争取了。因此,毛皮动物产业的同仁们也应该充满信心不断努力,早日争取实现毛皮动物成为真正意义的家畜。

还要提醒大家,貂、狐和貉种质资源低劣、毛皮品质差,仍是我国毛皮产业目前缺乏国际市场竞争力的首要因素,因此,在目前形势下,培育出适合我国养殖的水貂和狐狸优良新品种(品系),为未来产业发展夯实基础仍是产业的主要目标和任务。目前疫情形势下,未来很长时间内从国外引进貂和狐优良品种会很难。所以,希望广大养殖者把握好2020年初由丹麦引进的优良水貂种源,继续改良水貂,提高毛皮品质。

河北省畜牧总站推广研究员刘文科:

行情好不好,主要是两方面的问题:一是消费能力下降了,再一个是皮草服装供应量多了。前几年行情好的时候,供应量有所上升,所以造成现在这么一个不好的行情,这么长时间库存一直下不去,但是量多了质量并没有上去,咱们现在各行各业,都已经从量到质发生转变,所以消费需求不是在量,而在质量上。

那咱们的出路在哪里,还是要在咱们的皮质上,把咱们好的留下,行情不好的时候吧,把次的去掉留下好的,这是咱们应该想到的。第二个是说在种源上,一定要创立咱们自己的品牌。就像说到山东寿光,大家都有所了解,那么咱毛皮说到某某的貂皮是最好的,有一定的知名度。光凭从国外引种这种思路是死路一条,咱们缺乏育种的投入,如果只靠引进,只能撑一时,继续往下进行,品种只能退化,所以咱们这个品种定向培育上投入是不足的。虽然定向育种前期是比较花钱的,但从长期来看北京峪口等都走育种这个道路,现在都建立了育种投入体,效益成倍增加,所以说咱们在行情不好的时候,一定要静下心来,把咱们这块也要培育咱们自己的品种。

再一个从咱们的养殖模式和管理上,相对于其他还是落后的,现在都是自动化,像蛋鸡、肉鸡、猪的,自动化还是相当高的,而且自动化程度高了有什么好处呢,人工做的活为什么和自动化做的不一致,就是因为自动化程度不高。管理水平上,在强调动物福利的同时还应该在咱们管理的模式上也应该提高一下,确实应该让它吃到好的东西,营养要全面,能够出来好的产品,因为咱们的饲养成本都在管理上,管理的好成本就低,管理不好成本就高,成本高能否挣钱,在行情都不好的情况下,比的就是一个成本问题。

转观念,现在需要转观念的是咱们消费者,如果转念不改,那么永远是国外比咱们好,最好的例子就是奶粉的问题,大家都知道,现在的孩子不吃国产的奶粉,都吃进口的。像君乐宝比国外一点都不低。所以首先是做这个行业的人们,要有信心,咱们做的产品咱们自己没有底气,怎么说自己的产品比别人的好。要想把产业做好,就要跳出这个行业来看问题,这样咱们才有进步,一定不能自娱自乐,行情好的时候,抓不住,行情不好的时候,不及时调整自己的结构,那么行情来了也没有办法应对。

咱们不能把预测当做自己的定海神针,要结合自己的实力做一个参考,咱们还得从重质、转观念、树品牌来考虑。品牌是自己树的,质量也是咱们自己来提高的,都得需要行业自己人来进行。

我们现在,树地理标志,因为是咱们供给侧改革之后的补短板、降成本、树品牌。我们每年都有一个规划,那么现在毛皮动物也规咱们农业,所以咱们行业要做就做出一个名堂来,树自己的品牌,靠信誉、靠质量来把品牌做好。

河北科技师范学院动物科技学院副院长张海华:

感谢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组织这个活动。在新冠疫情情况下,国内、国际大经济环境下,以及毛皮动物产业持续低迷的状况下,举办这个会议,确实是符合了今天这个主题:创新、逆行。

为什么叫创新呢,我觉得是穷则变,变则通。那我们毛皮动物产业到了穷的时候吗?没有,因为它进了《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如果进不了《目录》,这个产业生存起来很艰难。目前没有穷,但是我们也要总结,要在创新中求发展。创新呢,从我的角度上表达一下我的个人见解,像今天来的都是属于产业上游企业,而下游主要是产品生产、加工、销售的等企业。毛皮动物产业的发展,上游和下游都很关键。要想产业好,要找出目前上游和下游根结问题。上游的问题像很多专家都提到了第一个就是品种,品种在养殖生产中占的效益比例近40%,要挑选和培育好品种,我想数据不只是科研院校该做的,每一个坐在这里的人都是对毛皮行业有情怀的,我觉得应该是我们共同的责任,尤其是企业应该参与进来。

毛皮动物养殖目前的行情和发展状态,其实是一个洗牌的过程,像规模小、不能坚持的都会被淘汰,将来都是走规范化、集约化的道路。比如貉,随着部分养殖场的淘汰和库存的逐渐消耗,坚持培育优良品种,一定能迎来好的前景。营养这块也是有很多根结问题,我们一直在做到把脂肪调上去,氨基酸更加平衡,蛋白质还可以再做低一点,功能性产品的添加,饲料效果还是不错。

疫病防控和饲养管理这一块,可以做一批示范场,将来可能也是一种趋势。另外就是下游问题,影响行业最关键是下游销路问题,毛皮动物身上都是宝,如果全部合理利用起来,可能整个行业都可以顶起来,像它的肉作为生物能源,是否能够集中处理?总之,上游和下游的企业及相关组织应该联合起来,花些精力来探讨整个大行业的未来发展问题,创新中求发展。

东北林业大学教授孙广才:

非常感谢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的邀请,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低调的开一开交流会,大家对市场的不确定性进行一下沟通与探讨,是必要的和及时的,大家冒着疫情的压力,相聚在昌黎,希望这次会议取得实实在在的成果,能够圆满成功的结束。

刚才黄主任介绍的皮革协会做了全国和国际上大量的工作,是做实事的国家级协会,对它提出的官方的综合养殖数据是很难控制的,大致估算也需要一个好的权威平台,我个人认为,是代表了一个主流的看法,接下来我谈谈我个人的看法。

第一,不赌市场。我有一个大概的看法,中国大大小小的皮草人都多多少少在赌市场,这不是一个企业家应该做的,过去可以赌,因为过去中国与俄罗斯市场太大了,外国人暂时跟不上思路,所以中国盈利不少。那么为什么我建议现在和以后不赌市场,因为从2013年开始市场就开始疲软,市场一直处于低迷时期。还有另一个原因,未来10年、20年不会有暴利存在,不管是俄罗斯、欧洲还是中国、韩国,因为疫情来的时候,把旅游这一大产业都砸趴下了。未来的毛皮市场是一个微利的市场,决不能赌市场,因为风险太大。

对于毛皮动物养殖业,生存是目前最重要的问题。我们的可持续性太弱了,到现在为止,貂、狐貉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种场,作为一个种场,能不能可持续性五年来培育适应当地的品种,像蒋总、苗总、刘总等这样的企业家,肩负着行业的责任,要把资金持续性的投放,不管市场好坏都要坚持,目前来看我国的毛皮动物养殖业短板很多。

第二,认赌服输。2012年库里的皮张不舍得卖,一卖就亏损,市场又一直低迷,价格已经低于饲养成本,越不卖市场库存就越多,越多皮价就更加低,恶性循环。疫情是非常不确定性的,不如把资金导出来,市场上的皮张也便宜,然后拿资金去买新皮,所以要让资金活起来,以这种理念去运营才是企业家应该做的。

第三,做好自己,共赢市场。现在的毛皮养殖企业家要有牺牲精神,一定是做好自己,把自己那块做好,因为自己饲养的产品自己了解,所以一定要手里有资金;再一个是大家一定要有合作精神,不合作将来孤掌难鸣,一个企业撑不了全球的市场。行业一定要互相交流,你的竞争对手不是你们之间,竞争对手是丹麦、美国、加拿大。我国已经实行财税一体制度了,账面合规清楚,国家要自动监督,所以说在座的养殖企业、零售,账目上一定要清楚,国家税收监管已经没有死角了,只是目前有没查你的问题,这是作为企业家要重视的问题,企业要走向规范,合法纳税。

做好自己的同时要做好自己的管理,对未来有目标,认赌服输,赔赚无所谓,做这个事业做一辈子了,肯定比失业的强,要有乐观精神,毕竟我们为行业、养殖业做出贡献。所以说希望在座的各位,要有乐观但是要有危机感,怎么来化解,利用自己的优势,抓住机会,了解自己弱势,然后避免遭受市场重创,要生存下去!

 

三、来自生产一线企业的理性与远见

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副会长、哈尔滨华隆集团董事长 苗兴元:

感谢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组织会议。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后来到零几年以后,芬兰养殖协会农场主不再给中国引进狐狸种源。2015年我们冒了很大的风险,当时飞机落地以后有没有狐狸可已装机,都是未知数,但是220万的运费都已经交付了,已经没有退路了。

现在看来还是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从引进来以后,前后经过摸索,去年大概可以存活四个以上,芬兰达到四个多一点,体重也基本没什么问题。但是育种是长期的一个工作,技术部分已经完成了第一步。第二步可能更加精细,技术要求更高,品系通过基因遗传,它是否稳定,包括真毛弯曲度,是基因问题还是营养问题,但更多基因方面的东西,要把它做好会更难。

关于品种问题,蓝狐基本不成问题,因为每年产仔达到三万多,只是想多留还是少留的问题。现在银狐也在培育当中,年底达到不到四千只母种。从国外引种,最大的问题是引进来以后,从我的感觉实际上不是最好的,包括蓝狐,好几个农场都一锅端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要想达到一个很好的种源,是很难的。更多是回到国内以后,包括它的体型、色泽等更多的是给人看的,现在大家都有所了解,水平有所提高。确实从引种以后,感觉我们行业确实需要,最突出的像辽宁、锦州、辽阳整个这一带,第二个是像山东的潍坊,这两年、这两个地区,每年七十到八十都是在这两个地区销售;包括咱们河北省,肃宁去年引进不少。所以需要硬性的指标来解决问题。

当然我说的这个都是预测里出现的技术性的问题,银狐、貉子、水貂不断地引进,两三年不引进,这些好的品种都会消失,对咱们毛皮动物产业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可能大家更感兴趣的是貉子,因为咱们秦唐地区貉子养得非常好。在上世纪80年代,昌黎都很少,但是现在秦唐地区养殖貉子能形成一个独特的品种,下一步我们还会进一步考察。芬兰貉子养得好,但并没有与中国签署有关协议。疫情使未来两三年更加艰难,需要像有实力的大企业带领种源基地建设,就是将国内现有好的资源收集起来,然后把基因进行存化,然后进行提纯,然后逐渐形成一个品系。我想这样并不见得需要太长时间,因为说实话从培养一个品种,我了解到是非常难的,猪的品种大概得十几年,但是毛皮动物应该把民间好的资源进行整理、整合,把它的指标能够固定下来,产品能够达到咱们需要,有一定的商品价值,这样可能是一个更好的办法。

总的来讲,我们在哈尔滨也是想要把种源基地建设好好做一下,知道现在这个行情,这个情况下,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有机会可以和各位合作,我想将来毛皮行业的发展也是需要融合的,过去叫分享财富,现在的新名词不光分享财富,还要分享智慧,大家一起去做,我想对毛皮产业将来的发展更有利。

 

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副会长、齐鲁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洪学:

为了行业的发展提几点建议,请大家批评指正。一个是种源问题。大家都谈重视种源问题,什么样的种是才是我们发展的方向呢?适合消费端的需求才是关键,各养殖企业还是需要找准一个适合自己的发展特点的种群方向,要有一个适应市场需求的发展方向。

第二点是动物胴体的处理问题,关于粪便、胴体资源化利用的话题。山东省是不允许毛皮动物胴体买卖的,多年前就出台了相关的规定。《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出台以后,很明确的写明了,水貂、狐、貉等毛皮动物只能作为皮用,其他的附属品都不能作为他用。现在是考虑怎么能够把粪便、胴体的处理资源化利用,更多的资源能够循环利用起来的话,对咱们这个产业发展也是突破了个瓶颈,需要我们相关的专家与企业一起行动起来维护产业发展的可行性措施。否则对我们的产业会有致命打击。

第三点是新冠疫情开始,无论是西班牙也好、还是波兰、丹麦,的确是有水貂感染新冠病毒的报道,我认为主要还是得病的人传染给养殖场内水貂而发病。所以我认为行业需加强养殖动物的安全、用多年使用的可靠的疫苗来防控的前提下,还要借借鉴非瘟对国内养猪业的影响及防控上措施方案,否则由于一个疫情一旦有什么波动,对我们的水貂养殖是一个很大的打击。这方面也要引起重视。

最后一点,我代表齐鲁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非常感谢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包括毛皮养殖界同仁对齐鲁这么多年支持、帮助和认可。毛皮版块对齐鲁制药来讲确实是小版块,2019年齐鲁制药在医药企业排名第五,但是我们在这个小版块里还是要一直做下去,我们全心全意为用户服务的定位不变。像兔子这个小版块,齐鲁也是要一直做下去。我们是疫苗免疫专家,有很多养殖企业、养殖场,有需要做疫苗免疫指导、消毒、检测的,咱们结合起来工作,发挥各自优势,可能对行业来说会更好。

山东聊城冠县毛皮动物产业协会会长李相宏:

我们山东聊城冠县养殖的数量虽然不是很多,但是我们貉子产品做得很好,大营的客户去我们那边参观,说我们这是冠县红貉皮,这个品牌就出来了。

今年这个红貉叫黄金貉,这个品种是不可替代的,虽然说产量不大,但是用做服装能够一直盈利,一件服装用整皮做的,盈利大概在500元左右,做派克服的有20多家再用,一直都是处于盈利的状态。所以在这个行情下,怎么在供求关系上开拓创新,需要各个行业与制衣企业共同来开发。咱们的水貂皮很好,如果一直增加产量的话,开发产品上不去,那么行情也不会很好。所以需要各行各业我们共同分担应该有的责任。如果都只把质量提上去,而产量却一直上涨,加上需求量上不去,那么现在的行情是没有办法改变的,这只是我自己的观点。

还有一点是育种的问题,华隆集团在蓝狐这一块对我们养殖业做了很大的贡献。没有好的品种,是生产不出好的皮张的。品种与饲料都要齐头并进,再好的品种,如果好的饲料跟不上,那也生产不出优质的产品。

 

四、来自主办方的初衷与期许

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党支部书记靳国庆:

河北省毛皮动物产业协作发展论坛已经举办了七届,而在筹划第八届的时候,确定什么主题是我最头疼的问题:突如其来的疫情把一切工作的节奏都打乱了。这个时候,我们这个行业需要的是什么?

我认为,我们需要的是坚守、坚持。但是坚守不是死守,坚持不是僵持。为此,我将本次的会议主题定为了“创新 逆行”。通过倾听今天各位嘉宾的发言,我感觉这个主题是选对了。

唯有创新,才有希望

多年以来,我们这个行业已经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式、一种行为定式,那就是习惯于引进种源,认为这样即便是生产成本高一些,但是省时省事,来得快。然而就是这个思维定式,使我们失去了行业话语权,至于定价权,那就更谈不上了。因为种源就是养殖业的“芯片”,人家让你进口,你就能够正常生产;人家不向你出口,你就保证不了正常生产。华隆的苗总刚才也提到了,我们花的是进种的钱,其实也未必买到了优质的种兽,经常是一个养殖场一窝端,好的赖的都在里边。

所以,我们的创新,就应该从改变这种思维定式做起。我们坚守养殖业,不是原地不动地死守,我们应该利用当前市场低迷的有利时机,搜集国内外毛皮动物的优质基因,尽快掌握育种技术,形成拥有自己知识产权的品种(品系),彻底改变被“卡脖子”的局面,真正实现“由大到强”的转变。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也是中华民族最深沉的民族禀赋。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惟创新者进,惟创新者强,惟创新者胜。”我愿以总书记的这段话,与诸君共勉!

唯有逆行,才有未来

大家都知道,开车逆行是违反交通法规、要受到处罚的。而当发生自然灾害时,却总有那么一群群逆行者,奔向灾区、奔向火场,用汗水和生命诠释了逆行者的使命与担当。今年的疫情,更是涌现出更多的“最美逆行者”个人和群体,他们迎难而上、无所畏惧,危难时刻冲锋在前,用实际行动为这场人民战争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其实,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又何尝不是毛皮行业的“逆行者”呢?当市场低迷、行业萎靡时,人们纷纷选择退出,而我们不但选择的了坚持,而且选择了逆行。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是行业的最后一道防线,身上肩负着传承和振兴行业的使命。我们是退无可退。

既然选择了逆行,那么我们就要振奋精神,团结起来,用科学的精神,理性地分析行业,在危机中寻求突破。

河北省毛皮产业协会已经走过了14个年头,其实我们这一路走来,遇到的困难可以说比今年更难的时候有过好几次,但是当时我们也是一直积极的想办法,积极的调整,最重要的是自己永远一直怀揣着梦想,永远心怀着那份自信之心。有一点,你自己都看不起你自己的时候,没人能看得起你,你自己不自救的时候,没人能救你。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其实我们大家就是那替人负重前行的人,也只有我们才是最早看见胜利的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本站声明/本站留言/广告服务

办公地址:石家庄市翟营南大街43号(槐安路与翟营南大街交口金马国际A1座15楼)

邮编:050031 QQ:1178427225 电话:13373111846

传真:0311-68090489 电子信箱:hbteyang@163.com

Copyright©2002-2018 特种养殖信息网 www.hbtyxh.com 版权所有冀ICP备20002390号-2 技术支持:星象网络科技